第二十二章 孙氏的打算
作者:慕白羽 更新:2019-11-17

(); 与此同时,为此事担忧的,也不只沈家姐妹,老太太孙氏也正在为此事忧心不已。

其实,根本用不着沈奕寻的那次窗下见闻,老国公沈清和就曾担任过太子太傅。这位太子是何等样人,老国公再清楚不过。老国公既已清楚,那孙氏也自然清楚。老国公对自己夫人的智慧很是钦佩,很多事情都会与她商议,所以她对朝堂之事亦心知肚明。

所以,无论是老国公,还很是孙氏,听到太子想要求娶他们的二孙女儿,第一反应,便是拒绝。

但,若是一般人,想要拒绝,拒绝了便是,最多言语委婉些。可对方是太子,是储君,是未来的九五之尊。若对方是个大度之人,那也就罢了。或许,当真嫁给他也未尝不可。但,偏偏对方是个形貌温文但内里阴狠,睚眦必报,为达目的不择手段之人。若拒绝时,让他觉得伤了面子,日后他登上那个位置时,会如何对付梁国公府?

这样,便有两条路可以走。

第一,在不伤他面子的情况下,让他打消娶沈素盈的想法。

第二,给他压力,哪怕是伤他面子,也要让他体会到哪怕是做了皇帝也无法直面的压力。

第二条,是不得已的办法。只要有可能,就要尽力做到第一条。

这便是孙氏的想法了。

那,要怎样才能达到目的呢?

仍然有两条路可以走。

第一便是与太子直面,打消太子的想法。但这种人,一旦打定主意,很难左右。

那么,便要找能够左右他的人。

能够左右他的人是谁呢?有两个人,一个是太后,一个是皇上。

而太后和皇上。关键还是太后。

只要能说动太后,这类儿女婚嫁之事,太后的决定,皇上一般都不会违背太后的意思。

所以,最重要的还是太后。

而太后当年还是闺中女的时候,却和当年的孙氏乃是手帕交,所以太后一直对她青目有加,甚至爱屋及乌,对梁国公府也甚是关注,多有提携。

而且。太后还欠着梁国公府的人情。

便是因为当年林氏之事,太后对自己舅舅的儿子,也就是那个方璐宇。网开一面庇护至今。这件事,如今却成了太后和孙氏之间的一个疙瘩,谁也不主动提起,但却都在心中牢记。以至于,彼此之间的关系也渐渐疏远。曾经时常在宫中走动的孙氏也不常来了。

不过,如今为了沈素盈之事,还是要见太后这位她当年的闺中密友去。

这日,一辆带着梁国公府标志马车,缓缓驶离东城二街,向着宫门驶去。

孙氏伸手握了握身边偎依着她的沈素盈的手。轻道:“素盈,待会儿进了宫,可莫要调皮。若是惹恼了太后。这事情……可就不大好办了。”

沈素盈眼珠儿微微一转,轻道:“祖母,你说,若是我令太后不满,那太后不是正好不会让我嫁给太子重生之花开入夏。若是这样。咱们不是就达到目的了吗?”

孙氏失笑道:“胡思乱想些什么?若是当真如此,虽自然不用嫁给太子。但与太后交恶,实在是得不偿失。不说别的,便说若是哪个异族来求和亲,太后一句:‘让那个沈家二小姐去吧!’你当真要嫁到那不毛之地,做那茹毛饮血之人的妻子么?”

沈素盈一怔,道:“祖母,素盈记得,咱大宏朝好像就从没有使女和亲过吧?”

孙氏一愣,想了想,才道:“似乎是的。哎,从此处看,大宏朝当真比大唐也不差什么了。我听你祖父说,大唐当年还有过文成公主和亲吐蕃之事。这大宏朝虽有和亲之事,却都是外女嫁入,还当真从没有大宏朝女子外嫁之事。”

沈素盈眼珠儿不由转了又转。

孙氏见了,哪儿不知道她打得什么主意?忙道:“便是如此,也不能冒犯。太后若对你有了恶感,即便没有什么和亲之事,但要想给你个难看,也是容易的。进了宫,见了太后,事事有祖母做主,你莫要多生事端,知否?”

沈素盈看似乖巧的点了点头,轻道:“素盈谨遵祖母教诲。”

说虽如此说,但她到底会怎么做,那就只有她自己知道了。

孙氏看着沈素盈,轻轻摇了摇头,轻叹一声,没有说话。

到了宫门前,孙氏带着沈素盈,进了宫门,向着仁和宫走去。

待进得仁和宫,太后又在那张长椅上晒太阳。见孙氏来了,便微笑着还礼,招呼为她看座,笑道:“老妹子又来看我啊?”

孙氏轻笑道:“是啊,臣妇又来看太后。见太后身子康健,也是放心不少。”

太后轻笑道:“我这身子骨啊……倒真称得上不错。不过,若不是有药先生那样的神医在,我怕就没这么好喽!”

孙氏轻笑道:“说起药姑娘,当真是活人无数。我们沈家上下,每一代都被她救过性命。这也就罢了,更难得的是,药姑娘对于自己的医术从不藏私,凡是愿意学,无不倾囊相授。只不过,能学得到的也实在没有几个。她那些徒弟啊,没有一个及得上她二三分的。”

太后笑道:“药先生那般人,开天辟地以来才有几个?她的医术虽有勤于此道的缘故,也不能不说与她天分有关。换了旁人,便是比她努力十倍,却也难有她的成就。说起来,这人呐,还真是不能比。看看你的那几个儿子,再看看……唉,算了,不说了。”

这一瞬间,孙氏觉得,太后真的老了。看看她鬓角比自己更多的白发,看看她面上比自己更深的沟壑,看看她老态龙钟的样子,谁能想得到,她仅比自己大了不到一岁呢?单看容颜,她们几乎都像是两辈人了。

不过也难怪,这宫闱之中。耗心耗力,自然也老得快。看看那当今皇上,不过是和她的小儿子同年,但现在看上去却比她大儿子还显得年长。

想当年,这太后与自己可是无话不谈的手帕交,彼此之间当真是亲密无间。那时的她,是如此的风华正茂,门第又比自己高。而自己当时,却还在从一位母仪天下的皇后到一个中等家族并不受宠的女儿的落差中尚未完全回过神来。那时,她可是自己十分羡慕的对象呢。特别是当她走上自己当年的路。嫁给太子成为太子妃的时候,她对她的羡慕,当真是无以复加了。

可是。如今看来,她们两个,到底应该谁羡慕谁呢?

这恐怕,都不是她们两个自己说得清的了。

孙氏此时,只觉得眼角一热。轻道:“清涟姐姐,你也莫要说这样的话了。当年,你可是碧吟我最羡慕的人呢。”

太后微微一怔,清涟,这可是她的闺名呢顾莲宅斗日记!这名字,有多少年没有人叫过了?

她又歪歪头。看看微笑着看着她的梁国夫人孙氏。依稀之间,她又仿佛看到当年那个满腹心事,只在她面前会偶尔笑笑的小姑娘了。

一转眼。数十年弹指一挥间。现在,她们一个是当今太后,一个是满朝文武中地位最是崇高的梁国公沈清和的夫人。论地位,两人都是在这大宏朝中地位最为高贵的女人之一。论富贵,也是差强仿佛。但。当真比起来,或许。还是当年的这个小妹妹过得更好些呢。

“哎……清涟……碧吟……孙碧吟……咱们都老了……都老了啊……”

太后伸手拍了拍孙氏的手背,却没再说什么,有些迷离的眼神投向虚无之中。

她是想起了她故去的丈夫,还是想起了那两个被她亲手抹杀的亲生儿子呢?

孙氏被当年的小姐姐拉着手,仿佛一刹那之间,回到了那青涩的时候。她的眼神也微微的迷离着,一时间一样陷入沉默。

“那片笑声让我想起我的那些花儿……在我生命每一个角落静静为我开着……我曾以为我会永远守在她身旁……今天我们已经离去在人海茫茫……”

一个轻盈的声音,轻轻的唱了起来。

两位俱已是韶华白首的垂暮之人,在这或许有些太过直白的歌声中,却都越发感慨。只待一首歌唱完,都没有说一句话。

终于,歌声止了。太后转过头,望向那歌唱之人。

在这个时间,这个地方,唱得出这首歌的,除了沈素盈,还有别人么?

沈素盈不待太后询问,便起身笑盈盈的行了个礼,轻道:“小女沈素盈,见过太后娘娘,太后娘娘洪福齐天,永享天年。”

太后朗声笑道:“呵呵呵呵,真是个好姑娘。”又转头看了孙氏一眼,轻笑道:“碧吟的好孙女啊!”

孙氏垂首道:“太后谬赞了,素盈可是九个孙女中最为顽劣的一个了,让她爹她娘操碎了心!”

沈素盈闻言,不由委委曲曲的垂首道:“我……我不过就是喜欢开些无伤大雅的玩笑么?”

太后哈哈大笑道:“真是个古灵精怪的丫头啊!”

说着,她笑盈盈的望向孙氏,笑道:“碧吟啊,今儿你带着这丫头过来,又正巧是我那大皇孙选妃的时候,你是不是想给你丫头争取一下啊?我看就这样吧,她配得上太子。”

沈素盈闻言,小脸儿刷的一下白了,孙氏也是面色微变。

孙氏略一踟蹰,起身行礼道:“太后娘娘,臣妇此次前来打扰太后,的确是为了此事。但……但不是太后想的那样。

太后一怔,望了望沈素盈,又望了望孙氏,疑道:“那,又是为何?”

孙氏又是踟蹰良久,才道:“臣妇此来,乃是……是……”

她瞟了一眼面现焦急之色的沈素盈,不禁咬咬牙,道:“乃是希望太后绝了太子娶素盈为妻的念头。”

“啊?!”太后闻言,不禁目瞪口呆。

p:

哎,订阅怎么这么少啊?亲们都不待见白羽么? p:若是发现文中出现不分段现象,务必通知白羽,谢谢合作 白羽qq: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