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七七章乱点鸳鸯谱
作者:张万民 更新:2020-01-18

“混蛋!”十一懊恼的抬起头来,咬牙切此暗恨不已。

“十一哥,我们还要下手吗?”在他旁边的狙击手低头向他请示。

十一皱着眉头思索一会,然后很无奈的道:“现在不行,贸然射击的话意外因素太多。我们要等,我就不信他的病房里会一直那么多人,等没有人的时候在下手也不迟。”

凡是有一点军事常识的人都知道,狙击枪命中率并不是只看你瞄的有多准,或者是说枪的性能有多好。诚然,上述两样也很重要,但还要考虑风速天气以及人为干扰等。有时候一点小风都能让子弹偏离轨道,更别提病房里都是晃来晃去的人影,这种情况射不中目标的几率很大,十一虽然玩枪玩的并不精,但这个道理他还是懂的,所以只能是无奈的暂且罢手等待。

正在心急火燎赶往医院的白雪龙蕾俩人,并不知道张寅已经醒来,也不会知道十一正在虎视眈眈的图谋不轨。但俩人在车上都是紧皱眉头不发一言,好像各怀心事一般,让车里的气氛很是沉闷。

叮铃铃,一阵清脆的手机铃声打破了这种沉闷,让正在沉思的二人同时吓了一跳。龙蕾听出来是自己的手机铃声,于是赶紧从包里掏出来看也不看的按下接听键问道:“喂,是哪位啊?”

“丫头,是我!”电话那头传来的是苍老慈祥的声音。

“啊,爷爷!”龙蕾一下子就听出来这是自己爷爷的电话,急忙娇嗔的说道:“您好过分啊,把烂摊子往我这一甩,自己却不管不问的去游山玩水。”

“呵呵丫头,谁说我是游山玩水的,我只是去看望了几名多年未见的老朋友而已。”龙凯笑呵呵的说道:“再说了,你身边不是还有张寅在照顾嘛,哪还用的着我这位老头子替你操心。”

“爷爷张寅他……。”听到龙凯提到张寅,龙蕾的心情不由一暗,张口想向龙凯说明现在的情况。

“丫头你不用说了,我都已经知道啦。”哪知龙凯抢先打断了她的话,叹口气安慰她道:“不过你不用担心,我看小虎那孩子不像是短命的人,所以这次也定能逢凶化吉。”

“哎呀,谁担心啦!那家伙死不死关我什么事!”龙蕾不知道为什么,脸色一红偷偷瞄了一眼正在开车的白雪,同时嗔怪不已的对龙凯道:“我都跟您说多少次了,我跟那家伙合不来,您就不要再操心了好不好!”

“你这丫头,心气老是这么高,小虎哪点不好,小伙子要模样有模样人品功夫也是一流!再说了,我跟他爷爷是最好的朋友,俩家要是结上亲也是一件美事才对!”

听得出来,电话那头的龙凯语气很是严厉,在他看来自己的孙女要是能与张寅在一起,那将是天作之合才对。可这边的龙蕾却是郁闷的低声说道:“爷爷您就不要操心了,不是孙女心气高,是人家根本就看不上我。”

“怎么会!”龙凯很是意外的说道:“是不是小虎太腼腆不好意思说啊!要是这样你不用担心,我过两天就会回到SH,到时候一是看看小虎的伤势,二就是向他正式提出这件事情,也免得你们年青人拖拖拉拉的。丫头,你看怎么样?”

不得不承认,龙凯不同于普通的老人,他会征求下晚辈的意见。这个时候,龙蕾本来是应该提出反对的,可不知道为什么,她却有些犹豫不愿意开口,支支吾吾半天也不知道要说些什么。

“好了,就按我说的做吧。”电话那头的龙凯可没有时间等她回话,直接了当的就拍板钉钉挂断了电话。

“哎,爷爷,我还没有说……。”龙蕾这才醒悟过来,连忙想喊住龙凯,但手机里却是传来嘟嘟的断线声。

“怎么,龙爷爷想撮合你和张寅吗?”在一旁听得一清二楚的白雪,很是玩味的笑问道。

“我才不会答应呢!昨天你也听到了吧,他竟然与那包盼弟……。”龙蕾举起拳头愤愤然的一挥,可有随之黯然的叹口气道:“唉,说起来这也不关我的事,他爱跟谁就跟谁去吧。”

“可能你还不知道吧,不禁包盼弟就连高颖,也跟他发生了关系。”白雪眼望前方面无表情的说道。

“什么!小颖!”龙蕾震惊的抬起头来,皱着眉头怒道:“这个混蛋平时看起来道貌岸然的,可怎么能干出这脚踏两只船的事呢!白雪停车,我要回去啦,这种混蛋的死活不值得我操心!”

看到她愤愤不平的样子,白雪不由呵呵笑道:“这你可就冤枉人家张寅了,在这件事上他非但不是坏蛋,反而还是有情有义的好男人。”

“什么呀,这种女人的公敌你怎么反而替他说话!”龙蕾依然气愤未平,所以语气上也带了些不客气的味道。

但白雪并没有在意,而是微微一笑说道:“其实昨天晚上的时候,思雨已经把整件事都跟我说清楚啦。”说完,白雪把张寅为什么会与俩人发生关系的经过一五一十的讲了一遍。

“不会吧!这……这俩人也太大胆啦吧!”听完白雪的话,龙蕾更是惊讶无比的道:“那这件事她们打算怎么解决?”

“唉,本来是很好解决的,现在这个社会也是很开放的。原本她们都已经商量好了,找去张寅亲自问他一句到底喜欢谁,只要他说喜欢谁其他人就要无条件的退出,不管什么发生关系不关系的。但没有想到,半路杀出了一个鬼刺,张寅表现的又那么男人,你说说这样的男人又有哪个女人会放弃!”

“那……那你的意思是,她们最后会……?”龙蕾支吾半天,可还是没好意思说出会什么来。

不过白雪知道她的意思,耸耸肩膀不置可否的道:“有可能,向他那么优秀的男人,别说她们了,连我也差点动了不放过的心思!”

“你也喜欢上他啦?”龙蕾感觉今天的事情已经完全超乎了自己的想象,捂着小嘴不敢相信的看着白雪。

“唉,事到如今再加上这里没有外人,那我也没有什么遮遮掩掩的需要。”白雪叹口气点点头道:“你说的没错,我是喜欢上他啦!不过你不要想得太多,我现在对他依然是欣赏加佩服居多。我欣赏他的为人与武术,佩服他洞察先机的智慧。但思雨她们已经与他产生了这么多纠葛,我就算在喜欢他这辈子也注定无缘。”

白雪虽然语气很淡定,但龙蕾还是听出来其中的哀伤落寞,这不禁也勾起了龙蕾自己的女儿家心事,顿时低下头沉默不语。良久,龙蕾才再次抬起头来,举着拳头愤愤不平的道:“这个混蛋有什么好,为什么这么多女孩子都要喜欢上他!简直就是欺骗感情的混蛋嘛!”

“小蕾你这么说可就冤枉他啦。”哪知她话音刚落,白雪立刻为张寅说起话来道:“咱们跟他相处了这么长时间,你可见过他向别的男人那样见个女人就献殷勤吗?哪怕在高颖与盼弟的事情上,也不是他的过错啊!”

“我也知道,唉,可我心里就是很不舒服。”龙蕾颓然的叹口气,低下头来神色更是显得落寞伤心。

白雪现在可以说是跟她同病相怜,自然知道她的内心所想。可她也只是摇头苦笑一下,并没有在往下说什么,转而专心致志的向医院开去,因为她心中的不安是越来越浓厚,没有真正确定张寅是否安全她是不会放心的。

在医院张寅的病房里,医生一边替张寅检查身体,一边啧啧赞叹称奇道:“哎呀,我从医几十年见过的事也不算少,可你这么特殊的我还是第一次看到。”

旁边的张钰不知道他是什么意思,急忙上前问道:“医生,我哥哥的伤到底如何啦?”

“很好,非常的好!”那医生收起张寅胸前的听诊器呵呵笑道:“这位先生现在只是因为刚刚手术,所以才会显得苍白没有精神一些。但其身体内部却是生机盎然充满活力,我相信只要静养一个月左右,保管能完全恢复身体的健康!”

“真的吗?医生你不会是哄我们开心吧!”在一旁的宋玲也很惊喜的追问,可她问话的语气就显得有些不礼貌啦。

果然,那医生原本高兴的脸上眉头一皱,显得有些不太高兴起来。在旁的张寅知道宋玲说错了话,赶紧先是对宋玲责怪道:“小玲,怎么跟人家说话呢?这名医生德高望重,且会去哄你们这些小丫头开心!”训斥完宋玲,张寅又转头对那医生抱歉道:“对不起啊医生,我这妹妹年纪还小不懂事,还请你不要往心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