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章诱惑与背叛
作者:张万民 更新:2020-01-18

“嗬嗬嗬,我说过了,我是你的朋友,不要如此紧张嘛,我带给你的只会有好处没有坏处的。”雷十稍微松开了一点手上的劲道,话里说是朋友但其中威胁的味道非常浓厚。

“你……你想怎么样?”恢复一些说话功能的白任翔,声音颤抖在也没有了平时的傲气。

雷十并没有立刻回答他,而是从怀里掏出一张支票递给白任翔道:“这是一张一百万的支票,是作为你的见面礼,请你收下。”

白任翔又是一惊,以前听说雷家很有钱,今日一见果然不假,从他口中的意思,这一百万只不过就是废纸一张,想给谁就给谁。不过白任翔虽然也喜欢钱,可拿人手短吃人嘴短的道理他还是懂的,他并没有去接那张支票,而是沉声问道:“这个见面礼太贵重了,我实在不好意思收。不要再兜圈子直接就说什么事吧,这样你我都不必那么麻烦。”

“嗬嗬嗬,任翔老弟果然是年轻俊杰,实在让人佩服佩服。”雷十并没有因为白任翔的拒绝而恼火,而是叹一口气道:“唉,那我就不在兜圈子了,咱们就开门见山的说。我很敬佩老弟这么年轻就能有如此的才华,这正是我们雷家想要的人才,所以我特奉我们老大的命令,来这里诚心的邀请你加盟我们雷家。”

“什么,你是要我背叛白家?”白任翔一惊,但又感到好笑的道:“呵呵,我没有听错吧,难道你们不知道,我的父亲就是白家的长老,而我也是白家的本宗嫡系。你不觉得让我背叛自己的家族,去投靠家族的敌人,这是一件很可笑的事吗?”

“嗬嗬嗬,这就是任翔老弟你的不是了,什么叫做背叛家族?据我所知,你父亲是上辈家主的第四个儿子,既没有老大的地位也没有老么受父母的宠爱,从小就受到弟兄们的排挤。无论是家族的地位,还是分家产的顺序上,你的父亲都是最末尾的。直到你这辈,才因为你的出色表现,你的父亲熬到长老的位置。可悲剧的是,你也因为上辈的关系,虽然出色但并不受到家族重用,这次派你来当守卫不正是大材小用吗?不用说你一个堂堂七尺男儿受一个小丫头的管制,就连张寅这个外人都对你指手画脚,害你在众人面前丢尽脸面。任翔老弟,你把他们当成家族至亲,可他们把你当成自己人吗?”

雷十的一番话,句句打在白任翔的心坎里,每一句都如针扎一般刺痛他的心,可偏偏这又是事实,令他无法反驳。当下神色也没刚才那么决绝了,喃喃的说道:“就算你说的对,可你让我背叛自己的家族,这也……也太……。”

“嗬嗬嗬,任翔老弟你又错了,我们并不是让你做什么危害白家的事,而是希望你能加盟我们雷家,好建立我们俩家未来友好合作的基础。为了俩家以后不再争斗,我们是很有诚意的,不禁会给与你资金上的支持,还会尽力让你做到家主的位置,你看怎么样?”

“什么?你们让我做家主?”白任翔这次是真的开始心动了,脸上也露出神往的表情。

看到他的转变,雷十的眼睛里露出一丝得意的笑容,不过语气依然竭尽诱惑的道:“嗬嗬嗬,以老弟的才能,做一个区区家主我都替你屈才啊!当然这只是我们的提议,能不能实现还要看你的态度。这是我的联系方法,不过你要记住,我们的耐心也是有限的,希望你好好的考虑,毕竟机会只有聪明人才抓的住。好了,有人过来了,我先走了,期待你的好消息,再见了老弟嗬嗬嗬!”

白任翔只觉的有什么东西往自己手里一塞,他一愣神间再抬头,竟然发现眼前失去了雷十的踪影,可他难听的笑声依然环绕在自己的耳畔。他拿起手里的东西一看,竟然是一个手机号码和那一百万的支票。

“翔哥,你在这里干什么呢?”后面果然响起了问话声,听声音像是白飞。

“啊,没什么。”白任翔慌忙的把东西揣进自己的兜里,转身故作镇静的问道:“你怎么过来了?”

白飞奇怪的打量他一眼道:“我看你这么长时间没有回去,担心你出什么事情,所以过来看看。”

“我能出什么事情,好了咱们回去吧。”白任翔冷哼一声,避开白飞询问的眼神像会场走去。

“奇怪,今天他怎么怪怪的。”看着白任翔略显慌乱的神色,白飞挠挠脑袋不解的自语,可想了半天也没想明白到底哪里奇怪,只好放弃的一耸肩跟随着白任翔的背影而去。

“哎呦,这不是高颖警官嘛。你看看你,来也怎么不跟我说一声,我好出去迎接你呀!”当张寅三人来到专供宋思雨休息的房间时,高颖正和宋思雨有说有笑的聊着天,还时不时的发出呵呵哈哈的大笑声。张寅有求于人,一进门就热情的上前拉住高颖的小手,不停的摇晃显得格外殷勤。

“咦,你真恶心!”高颖甩开张寅的手,一副受不了你的神色道:“我说你也太势利眼了吧,求着人家了就又是高警官长高警官短的,怎么没见你以前这么客气过。”

张寅干笑道:“呵呵,你这么说可就冤枉我了,在我心目中高警官一向是我最敬重的警察阿姨。啊不,应该是可敬的警察姐姐。啧,这也不太合适,你看可爱的警察妹妹怎么样?”

“够了,你心里怎么想的我心里有数,你还是赶紧说下鬼刺的事吧。”高颖有些郁闷的一挥手,这才打断了张寅接下来警察小朋友的幻想。

张寅并没有继续说下去,而是干笑一声后才道:“这事说来就话长了,咱们还是找一个地方坐下来慢慢谈吧。”

这时宋思雨站起来道:“这样吧,高警官你不是还没吃晚饭吗?正好,咱们一起去餐厅边吃边聊。”

一行人来到外间,这是跟里面卧室相通的,专供宋思雨用餐和接见客人之用。宋思雨吩咐人把早已经准备好的食物摆在桌子上,像女主人般的招呼众人坐下。张寅从早忙到晚,此刻正是最饿最累的时候,一看满桌好吃的,当下也不管三七二十一,开始了祭拜五脏庙的过程。

“哎,那边的饿死鬼,你慢点吃行不,赶紧说鬼刺的事,你想憋死我是不?”高颖用汤匙敲打着杯子的边缘,提醒张寅现在还有更重要的事要办。

“瞧瞧你,干嘛吃的那么急。”宋思雨也心疼的赶紧递过一杯水。

“呃,请原谅,我的确有些太饿了。”张寅抬起头来,打了一个饱嗝,接过宋思雨的水杯一饮而尽,这才松了一口气放下水杯对高颖道:“是这样的,我们有可靠的情报证实,鬼刺已经回到了SH市。”

“什么?这是哪里来的情报?”高颖惊讶的差点跳起来。

白雪接过话头道:“是我们家族一名外围弟子发现的,你放心绝对是百分之百的准确。”

听到白雪这么说,高颖彻底打消了自己心底的疑惑,敲着桌子皱眉道:“这个鬼刺也太大胆了,现在全市都在通缉他,没有想到他竟然还敢回来。”

“听到这个消息,我第一时间就想到了你。只要鬼刺被你先抓住,或者你把这重大的消息汇报上去,那么警察局里谁还敢瞧不起你,到时候说不定还会借此升官呢。”张寅一脸奸笑的继续下套。

“嗯,说的有理。不过那鬼刺到底在哪呢?”高颖丝毫没有注意到,自己已经向陷阱里迈进第一步了。

白雪刚想开口回话,可却被张寅抢先一步道:“我跟你说,鬼刺的行踪只有我们知道,换了别人我都不会告诉他这么重要的消息,这可是完全看在咱们是好朋友的份上,我才会打电话叫你过来的。”

“哦,在哪,快说!”高颖急迫的问道。

“具体在什么位置我不太清楚,不过可以肯定的是,他就藏身在以这会场为中心,方圆十里的某处。”张寅神秘的虚空画了一个大圈,然后一指窗外道:“说不定他现在就在对面的楼房里,用眼睛看着咱们呢。”

高颖她们被他一惊一乍的吓得一个激灵,心虚的偷看下窗户下意识的往后缩了缩。只有白雪一脸疑惑的看着他,因为她并没有告诉张寅鬼刺具体在什么位置,事实上她也的确不知道,所以她不明白张寅为什么这么说。

“呃,那他为什么躲在这里呢?”高颖问出了一句问题的关键。

“谁知道呢。”张寅一耸肩道:“或许他觉得这里风景好,还或许是来看朋友的吧。”